• 广西姐妹花先拔头筹 十运会预赛奥运冠军大出风头
    发布日期:2019-08-25 13:15   来源:未知   阅读:

  本报成都电(特派记者丁淑莹) “奥运冠军们目前还会是国家队中的中坚力量”——周继红的这番话在昨日成都的十运会预赛赛场上得到了印证。尽管这只算是一个“走过场”的比赛,但在昨日悉数上阵的奥运冠军们,无不凭借不过不失的稳定发挥在预赛中名列前茅。

  十运会跳水预赛首日举行的全为双人项目的比赛,由于赛例规定参赛选手只要有一个项目出线,其他项目都可免赛进入决赛,因而行程紧密的国家队队员们无不希望“一战解决问题”,回归地方各事其主的几名奥运冠军更是使出浑身解数,为观众们上演了一场精彩的“内部斗争”。

  女子双人跳台奥运冠军李婷与其孪生姐姐李娆是广西跳水的一对姊妹花,她们早在2001年的九运会上凭借极为相似的身形和默契的配合夺得女子双人十米台铜牌,这对“双胞胎组合”更由此成为一时佳话。昨日,这对姊妹花为十运会再次搭配出战女子双人跳台的比赛,并在最后一跳3.4难度的动作上获得86.70的全场最高分,一举反超一路领先的对手贾东瑾/王涵,以总分334.08分夺得该项目预赛第一。该项目另一名奥运冠军劳丽诗与广东队友林娜合作获得第三名。

  人才济济的广东队将本次十运会预赛目标定在“争取全体出线”,然而在昨日的女子双人跳台项目上不幸折将,小将万曼在与同伴陈欣怡的第三跳中出现“抱滑”的严重失误,动作未能完成便横着摔入水中,该动作最终被判“动作失败”得0分,而万曼亦因大受打击导致身体不适,无法继续比赛,万曼/陈欣怡组合最终也放弃了余下比赛,成为预赛中首对被淘汰的运动员。

  广东跳水运动管理中心主任郑观志在谈及此事时表现平和,她表示:“运动员出现‘抱滑’失误是很平常的事,主要问题在于万曼年纪太轻未能正确对待比赛中的挫折,及时调整心态。”但郑观志同时表示:“万曼/陈欣怡组合并非广东队的主将,她们的被淘汰不会对广东队造成大的影响。”

  跳板奥运冠军彭勃、郭晶晶在本次十运会预赛中都是奥运会后的首次亮相,而两人同时遭到各自项目后起之秀的冲击。在奥运会后的国际大赛上迅速冒起的江苏跳板新星陈佳鸣/徐浩率先在男子双人跳板的比赛中,以342.36一举夺冠,将一众奥运选手都比了下去。彭勃与李世鑫搭档获得该项目的第三名。

  由于郭晶晶与田亮参加的女子双人跳板和男子双人跳台项目都被安排在晚上举行,“亮晶晶”的同期现身让四川省游泳馆霎时爆满。郭晶晶与河北的国家队队友贾东瑾合作首先在女子双人跳板上亮相,比赛中一直受到四川新秀方敏/侯媛媛的强势冲击,方/侯组合凭借扎实的基本功一直占据积分榜榜首,直到第四轮自选动作开始,郭晶晶/贾东瑾才得以将总分超出,最终以313.80分夺得冠军。而该项目另一名奥运冠军吴敏霞与国家队队友姚信轶的组合仅得第四。

  这应该是劳丽诗奥运会后的首次亮相赛场,除了偶尔为广东跳水队出席一些公开活动外,这位在雅典奥运会的女子跳台上“披金戴银”的湛江妹子似乎在很长一段时间都销声匿迹了。昨日,劳丽诗与刚配合了一个月的队友林娜搭档,在十运会女子双人跳台预赛中获得第三,“我和队友的配合还算比较默契,我想这个成绩反映了我的训练水平了。”劳丽诗如此评价自己的表现。

  奥运会后,劳丽诗的名字尽管仍保留在国家队大名单中,但其并没有出现在国家队在北京的集训中,而是独自被安排返回省队训练,外界都在讨论“劳丽诗正在淡出国家队”。对于这一问题,从国家队到省队乃至她自己都无法给予正面的回答,“能不能回到国家队,这还要看上面领导的安排,我会努力的。”劳丽诗昨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这么说,但语气中却似乎缺少着一份自信。

  回到省队后,劳丽诗依旧苦练着跳台,还曾在训练中扭伤了脚,这一伤便把她的恢复性训练耽搁了近两个月,因此直到现在,劳丽诗仍称自己“仍未恢复到奥运会时的状态”。与自己一同获得奥运金牌的国家队搭档李婷开始转练跳板了,并在这方面取得了不错的成绩,面对女子跳水运动员长大转型的老问题时,劳丽诗却表示自己暂时还不会考虑转练跳板,“我觉得我的跳台水平目前还不错,转练跳板?还是等十运会以后再说吧!”

  旧搭档李婷在昨日的双人跳台比赛中战胜了劳丽诗获得第一,www.0449c.com,而国家队中的后起之秀贾东瑾也展示了强劲的实力,面对这些新老对手,劳丽诗倍感压力:“我觉得对手的水平比我们要高一点,特别是在入水处理方面,现在涌现出来的很多小孩水平都很高,我想要在十运会上拿冠军,必须付出更多。”

Power by DedeCms